Hawthorn and Vine.

哈利波特 | 魔法世界的十年一梦(转载)

出处:温水鱼(简书ID)

还记得第一次完整接触哈利波特,是2002年,我小学三年级,在学校的多媒体教室,看的是“拽哥‧马份”版本的中文配音。电影之后,我想起来家里的书柜里好像有这本书,之前因为打开后静不下心来读完第一章里开头对女贞路4号的描写而被我丢在一边。翻出来重新开始读之后,我就没能再出坑,直到今天,2016年,已经14年了。

小的时候很狂热地买书买周边,也攒了很多介绍演员和剧组幕后故事的书和杂志;在不懂英语的时候,专心地背下了邓布利多的全名,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莱恩‧邓布利多,后来发现英语里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其实一样复杂拗口;高二高三那两年捧着手机在贴吧上看了数不清的同人文;混血王子那部上映的时候,拉着爸妈一起去看了凌晨的首映;哈7下上映的那年,坐在电影院第一排戴着3D眼镜艰难地看着屏幕,从麦格让石墩出动的时候开始哭瞎;每个假期一本一本重新读书,一部一部重新刷电影,魔法石那本年代最久远的已经快翻烂;每个场景都在脑子里想象过无数次,对角巷和古灵阁、陋居和贝壳小屋、女贞路4号和格里莫广场12号、9又3/4站台和霍格沃茨特快、霍格莫德村和三把扫帚、禁林和海格的小屋、有求必应屋和桃金娘的盥洗室... 这些,应该算是我最初的哈利波特情结。

我最喜欢的人物是小天狼星,最难忘的人物是德拉科马尔福和佩妮姨妈,最喜欢的道具是隐形衣,最喜欢的游戏是魁地奇,最喜欢的场景是每次开头的德思礼家,最喜欢的课是魔咒课和魔药课,最喜欢的食物是黄油啤酒,最喜欢的幽灵是差点没头的尼克,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凤凰社,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密室,最喜欢的故事情节是哈利临行前和德思礼一家告别,最喜欢的非官方cp是德赫。

小时候很多伏笔和情节读不出来,很多人物和情感也理解不了,后来随着一遍又一遍地刷书,每一遍好像都能发现些新的东西。罗琳玩了很多文字游戏,哈迷们也给很多场景加了自己的理解。很多小细节,似乎长大以后再看,更加深了那种情怀。

厄里斯魔镜(The Mirror of Erised)顶部刻了“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 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on wohsi,倒过来之后其实是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Tom Marvolo Riddle改变字母顺序其实可以得到I am Lord Voldemort和Immortal Odd Lover两种组合。

哈利第一次来到女贞路4号和最后一次离开,都是坐着海格的摩托车,而且那是小天狼星的摩托车。

卢平是哈利从复活石里召唤出来的几个人里唯一跟哈利没有亲子关系的。哈利问他,死亡很痛苦吗 ? 他回答说,一瞬间就过去了。卢平是教会哈利学会抗拒恐惧本身的人。

哈利第一次坐霍格沃茨特快时窗户上有一只巧克力蛙,电影里19年后他的儿子阿不思·西弗勒斯第一次坐霍格沃茨特快时窗户上也有一只巧克力蛙。那只巧克力蛙也许代表了他们对魔法世界最初的认知。

很多泪点都在双胞胎身上。比如他们在喝了增龄剂之后去火焰杯报名,那是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有机会看到对方变老的样子。比如在以后漫长的年岁里,对于乔治来说,每一面镜子都是厄里斯魔镜。比如后来罗琳说乔治娶了安吉丽娜,而四年级的圣诞舞会时,安吉丽娜是弗雷德的舞伴。

神棍先知特里劳妮。除了她著名的预言,第三部里,特里劳妮因为“13 个人同桌吃饭时,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会第一个死”而不愿意坐在邓布利多那桌,在凤凰社里就有了出名的13人晚餐,和小天狼星之死。在死亡圣器里,“七个哈利”和守护者,最后有 13 个人到达了陋居,卢平是第一个站起来去寻找穆迪尸体的人,后来他也是这 13 人中第一个死的。第三部里特里劳妮还说过哈利出生在深冬,而哈利回答说他出生在七月。但其实出生在深冬的是12 月 31 日出生的伏地魔。

斯内普。不用我写,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伟大的教授。从见到哈利的人第一句都会说你的眼睛像妈妈,到魔药天才混血王子和斯拉格霍恩总是表扬莉莉在魔药学上的天份之间的联系,到指引哈利的守护神,再到坚定不移的Always和死前的Look at me,他留给我们太多。小时候跟着哈利一起讨厌这个头发油腻的魔药学教授,后来却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就像是曾经做小测试时总千方百计地想要分进格兰芬多,后来却也开始渐渐明白斯莱特林的立场。

邓布利多教授。神秘的白胡子和半月形眼镜,睿智而深沉。他在正义的阵营里高高在上洞察一切,却也因为和阿不福思以及阿利安娜的过去而让人感受到他不异于常人的七情六欲。他曾经和格林德沃相爱相杀, 半个世纪以后邓布利多从年少时不切实际的追求里脱胎换骨成为带领哈利拯救魔法界的智者,格林德沃也在伏地魔不遗余力地寻找老魔杖时试图阻止他去破坏邓布利多的坟墓。他们都是在魔法的黑暗面里挣扎过的人。

还有跟哈利一样可以看见夜骐、姓Lovegood的卢娜,记忆球总是红色却想不起来忘了什么事情、养着米布米宝、把博格特变成穿着奶奶睡衣的斯内普的纳威,刚学咒语时总搞出爆炸的西莫,第一次在大礼堂收到吼叫信的罗恩,还没有跟哈利罗恩成为好朋友时第一个在咒语课上念出漂浮咒羽加迪姆勒维奥萨让羽毛飘起来并且纠正了罗恩重音问题的赫敏,在有求必应屋的槲寄生下献出初吻的哈利,有媚娃血统的芙蓉,热爱研究麻瓜物品的韦斯莱先生,善良热情最终杀死贝拉特里克斯的韦斯莱夫人,主编着唱唱反调的洛夫古德先生。

还有可爱的拿着袜子的多比,可爱又可恶的胸前挂着挂坠盒的克利切,对格兰芬多的宝剑觊觎已久的拉环,被哈利他们用时间转换器救走又顺利带走小天狼星的巴克比克。

比比多味豆,滋滋蜜蜂糖,黄油啤酒,吹宝超级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汁。

里德尔的日记本,冈特老宅的戒指,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赫奇帕奇的杯子 ,拉文克劳丢失的冠冕, 大蛇纳吉尼。

还有除了斯内普之外同样只当过一年黑魔法防御术老师的奇洛,洛哈特,卢平,穆迪,乌姆里奇,和其实不用被算进去的食死徒卡罗。

还有那些或多或少守护过霍格沃茨的个性鲜明的教授们,纳威最喜欢的草药学教授斯普劳特,教魔咒的矮个子弗立维,代替海格教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格拉普兰,比特里劳妮受欢迎得多的占卜课教授马人费伦泽,飞行课教授霍琦夫人,以及图书馆的平斯夫人和校医院的庞弗雷女士。

我很喜欢德拉科,看书的时候就喜欢,当然后来电影里Tom的脸又加分很多。他张扬跋扈,以自己的纯血统出身而倨傲,他喜欢攀权附势,却也对黑暗力量有着本能的恐惧,他也会胆小怕事,但却也渴望在自己的阵营里做出一番功绩。正因为特点太鲜明又太真实,他才成为我眼中最最鲜活的一个不能被称为反派的非正派人物。特里劳妮在混血王子里评价过德拉科,“心烦意乱的年轻人,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我后来甚至也不讨厌德思礼一家。毕竟连曾经喊着礼物比去年少一件的小宝贝达达都长成了一个懂得悄悄地在哈利门口放一杯茶的大人。告别时佩妮姨妈意味深长欲言又止的眼神,也把人带回她的童年,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无数次在哈利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妹妹。他们一家是哈利和麻瓜世界的交集,是哈利和我们所在世界的交集。告别时,哈利对达力说Take care, Big D.

对于伴着魔法世界一起长大的孩子,哦,我们现在早已不再是孩子了,这种情结永远没法三言两语说清楚。那不仅仅是一个长达十年的童话故事,也不仅仅是一场教会我们爱与勇敢的成长旅程,它陪着我们在现实世界里长大,我们也见证着魔法世界里每一个人物从初具雏形到血肉丰满,我们的心从那年跟着哈利一起穿过9又3/4站台的墙壁,就去了墙那边等候的列车通往的地方。

一切从海格送给哈利的生日蛋糕开始,也像小哈利的微笑一样,一直不会结束。

Magic lives on.

评论
热度(4)

© Cris Alwa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