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wthorn and Vine.

中年组相比好害羞啊哈哈哈

磕爆ggad

人止人:

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玫瑰与蛇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它们互相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

----------------------------------

 三岛由纪夫《萨德侯爵夫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弗拉特里:

扒一下『1999』和tom的两首歌

艾玛为图片加的话题是
#TFToleratingmysubparskatingskillssince1999”

Tom Felton 从1999年就开始忍受我糟糕的滑板技术【带着撒娇的抱怨实在太甜了吧

1.Time well spend(p2)
“1999是开学的第一天”“为我一见倾心的女孩打架”

2.right place,right time
“牵着你的手感觉像是12岁”
秃出生于1987年,1999年时12岁

强行挤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到现在还是无法冷静下来啊啊啊
德赫+汤艾女孩快乐极了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会不会有人很难过
我觉得大概没人在意我叭

傅璎女孩们求你们听听吧

《傅恒给璎珞的独白(CV:原配音演员马正阳)》

5:27   傅恒亲口:这辈子我守着你,已经守够了。下辈子可不可以换你守着我

【德扎】当音乐剧演员Mark Seibert 遇到青年作曲家Mozart

可爱死了!!

岁欢:

一个听三伯歌产的突发奇想并不算成文的脑洞,手机码不出德语字母见谅!(半RPS?无cp?)

Mark Seibert在某场德扎谢幕结束之后哼着Wie Kann Es Moglich Sein突然两眼一摸黑,醒来之后竟然变成了真的科洛雷多。为了不被发现主教已经换芯,Mark只能拿出演音乐剧的架势应付熟人,反正就板起脸假装自己在演科洛雷多就成,而且他还有科洛雷多之前的记忆,除了性格之外办事基本不露马脚。
莫扎特发现最近几天的科洛雷多有点奇怪,最奇怪的就是科洛雷多不骂他了,只是每次一收到谱子就赶自己走。莫扎特觉得科洛雷多在酝酿一个针对他的阴谋,于是经常偷摸跑到科洛雷多的行宫...

德赫的描述让我想起那篇西贡森林
潮湿的热带雨林,连绵的情欲和骂着粗鄙脏话的物质生活。
有人看过吗

憋了很久才剪出的A Thousand Words预告片,查看翻译完结文请直接点击 @QUINN于无声处主页!请大噶去b站多多制造播放量啊!谢谢大噶!

【授权翻译】A Thousand Words(D/Hr) HE结局

一年后如约而至的HE!

QUINN于无声处:

嗨 还有人记得吗?:D


罗恩试图说服赫敏第二天早上打电话请病假,但她拒绝了,四年的傲罗生涯里,她从没落下任何一天的工作,她可不能让德拉科·马尔福毁了她保持的完美记录。


 


走进总部时,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好吧,如果忽略一半的魔法部职员缺岗不计的话,还算正常。


 


想到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赫敏迅速转过身走回走廊。她把一个路过的巫师拦住,拍拍他的肩膀,礼貌地问他,“打扰了,先生,傲罗们是正在开会还是在进行什么其他的活动吗?”


 ...

我想用军功去换一个人
可我回来的时候
她已变成了别人的妃子

虐死我了!!!!我要看傅璎攻略!八百集甜到底的那种😭😭😭😭

1 / 8

© Cris Alwa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