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wthorn and Vine.

【德扎】当音乐剧演员Mark Seibert 遇到青年作曲家Mozart

可爱死了!!

岁欢:

一个听三伯歌产的突发奇想并不算成文的脑洞,手机码不出德语字母见谅!(半RPS?无cp?)

Mark Seibert在某场德扎谢幕结束之后哼着Wie Kann Es Moglich Sein突然两眼一摸黑,醒来之后竟然变成了真的科洛雷多。为了不被发现主教已经换芯,Mark只能拿出演音乐剧的架势应付熟人,反正就板起脸假装自己在演科洛雷多就成,而且他还有科洛雷多之前的记忆,除了性格之外办事基本不露马脚。
莫扎特发现最近几天的科洛雷多有点奇怪,最奇怪的就是科洛雷多不骂他了,只是每次一收到谱子就赶自己走。莫扎特觉得科洛雷多在酝酿一个针对他的阴谋,于是经常偷摸跑到科洛雷多的行宫乱逛。

第一天莫扎特无意中听见科洛雷多唱Der Einfache Weg还说别人的爸爸什么的,觉得莫名其妙,但有点好听。
第二天莫扎特听到Nur sie allein恍然大悟原来科洛雷多谈恋爱了还是个备胎,不过他唱得真心好听。
第三天莫扎特觉得唱Der Letzte Tanze的科洛雷多有点可怜。
第四天莫扎特有点方,Der Schatten Wedgen Langer怎么听怎么不对劲,难道科洛雷多看上了哪家萝莉还想殉情?这即视感有点毛骨悚然,以及科洛雷多的曲风真是多变。
第五天莫扎特觉得自己有点偷听不下去了,这Wie Kann Es Moglich Sein怎么即视感那么强,科洛雷多不会暗恋他吧?
第六天莫扎特本来打算在科洛雷多开始唱歌之前就去找他的,结果那天他去晚了,科洛雷多已经开始唱Traum gross了。莫扎特越听越不对劲,科洛雷多什么时候认识的他的好哥儿们席卡内德?
第七天莫扎特安静地听完Gethsemane,他确定科洛雷多疯了,而且很有可能要被上帝召唤走。莫扎特忽然觉得有点寂寞,这个天天唱歌又不骂他的科洛雷多其实挺可爱的,而且他唱得还那么好听。

莫扎特依旧每天例行偷听,科洛雷多的歌时而温柔时而霸道,而且德语英语法语换着来,个别几首歌还自带双语模式。莫扎特天天听歌,一天不听就不爽,他大概猜到科洛雷多的歌词好像和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只除了Wie Kann Es Moglich Sein和How can it be这两首,莫扎特怎么听怎么像科洛雷多在夸他,也不由得沾沾自喜。
他和科洛雷多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少,但科洛雷多的歌好像唱完了,再没有新歌了。
莫扎特想这哪行啊,于是写了好几首歌悄悄放到科洛雷多桌上假装不是他写的。
一开始科洛雷多对那些曲子没什么反应,过几天莫扎特就听到他哼了,暗自窃喜。

科洛雷多唱得越来越好,莫扎特偷偷摸鱼的尽头越来越足,他甚至没时间完成应该光明正大地交给科洛雷多的曲子。

某日,莫扎特又一次没能按时交稿。科洛雷多看起来非常生气,他让阿尔科把莫扎特踹走。
莫扎特一脸委屈,他写的曲子都给科洛雷多天天唱了,他科洛雷多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但莫扎特还是走了,他意识到他的音乐不能只为科洛雷多一人谱写。
很快,莫扎特的音乐响彻维也纳,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被他跳跃的音符中饱含的生命力所感染。莫扎特为他的音乐带来的成就而自豪,却不得不承认他再也没能遇到可以媲美科洛雷多嗓音的人。

此后,莫扎特从未回到过萨尔茨堡。但他的生活并未如他爸爸料想的那般贫困。实际上,他不仅衣食无忧,还过得十分舒适。他始终能接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资助,其中,最大的一笔资助来自一位身处萨尔茨堡的Mark先生。
莫扎特与Mark先生时常通信,有时他会在信中附上一首歌,音符歪歪扭扭,正如同他早年写给萨尔茨堡亲王大主教科洛雷多的谱子一样。

Fin.

(后续不负责任脑洞:萨尔茨堡发生宗教改革,主教科洛雷多被迫退位,在维也纳与莫扎特重逢。
Mark芯科洛雷多:“听说您的歌剧院缺男主角?”
莫扎特:“啊?您谁啊?????”)

Ps. Mark让阿尔科踹走莫扎特是因为他找不出别的理由让莫扎特专心谱曲,只有离开萨尔茨堡才能成就真正的莫扎特。

评论
热度(127)
  1. Cris Always岁欢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死了!!

© Cris Alwa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