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wthorn and Vine.

【短篇】授权渣翻 Bitter Roses 苦涩玫瑰 By HermioneSparta

冬天的寒风就像反咬一口的恶毒叛徒,拂过他庞大的野兽身躯。他沉重地呼出一口气,踱步到阳台。身后那朵该死的玫瑰仿佛在嘲笑他,他开始咆哮。他的血液燃烧着暴戾的怒火,却不得不发抖地克制住自己。

 

紧紧抓地的兽爪在走过的石地板留下一个个塌陷的痕迹,他努力地清清鼻子把遗留的气息都赶走,此刻他真想拿起毒药一饮而尽。

 

“主人——”

 

他咆哮道,转过身来看着葛士华和卢米亚。“干什么?!”

 

在与那双蓝眼睛对上的那一刻,他们都本能地后退了几步。从他们的灵魂深处都能感受到主人那令人窒息的愤怒,与之构成鲜明的对比的是之前他脸上洋溢着的快乐(甚至,他们敢说,那是爱)。

 

“你应该把她追回来。她就是那个唯一!”

 

够了!她已经走了!”他转身离开,向远处白雪皑皑的大地看去,从他的话语中都能感受到钻心的痛苦。白色景象的所在地变成承载梦境和希望的帆船。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内心深处里,居然拥有着希望。那一片雪白现在就像一幅荒原的油画呈现在他面前,他一直愚蠢地相信他被巨大的孤独所包围着。

 

没有她,即使是他们过去日子的回忆也能伤了他的心。

 

“她之前走了也回来过....”

 

“这次不会了,卢米亚。”他疲惫地发出一声叹息,刚才的愤怒早已随风而逝。“这是...最好的结局。”

 

“当然不是,陛下!”卢米亚喘着气回答道。

 

他没有回答,颤抖地呼出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他的鼻子还记得她温暖的气息,怎么赶也赶不走。她的光芒还在他的灵魂深处。她唤醒了他心中的火种,是自然的,出于本能的。他不愿意将诅咒的压力施加于她。一想到她温柔的触碰,血液便开始沸腾,而与此同时,在狂风的肆虐下,他的身体却遭受着另一种冰冷的折磨,他的毛发触摸到被汗浸湿的皮肤。

 

他爱上了她,他美丽的贝儿。他给了她去寻找幸福的自由,他放逐她去寻找真爱,虽然那个人不是他。

 

 


 

 

野兽睁开了眼睛。

远处,摇曳的火光直直刺穿了漆黑的夜空。

 

 

入侵者来了。


随他们去吧。

 

 

 

她善良的眼睛里流淌出许多的泪水,都是因为他。而他却拒绝承受事实与理想的重量。他不愿逼她忍受他恶劣的行径,不愿为了一己之私而毁掉她的一生。

 

 

女巫,这就是那个女人口中所说的惩罚吗?骄纵自私的王子注定失去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爱,希望,和欢愉,变成只能拥有最原始欲望的野兽,这难道不是这些年来她让他所经受的最大的残忍吗?

 

 

葛士华和卢米亚早已静悄悄地离开。他离开了阳台,顺从地看着寂寞的圆桌。

 

又一片花瓣凋落。

 

 

 

 

玫瑰气味甜美。

但它的刺却伤人。

花瓣尝起来实在苦涩。

 

 

 

这难道不是最坏的结果了吗?为了尝到最甜美的水果心,得学着接受她给的教训,等到了嘴中,却发现,核很快就变得苦涩了。

 

 

一阵颤栗击溃了他灼烧的身心,介于悲嚎和吼叫之中的叫声撕扯着他的喉咙。

 

 

他的挚爱,他的唯一,永远地离开了。

 

在人性上,他能够接受这种失去。看在她的份上,也为了自己。

 

但是,野兽,那个野兽会死去。

 

因为没有她,它无法存活。

====End====

故事背景是野兽放贝儿走的那个晚上

Fanfic上一个虐心的小短篇  


授权在此

Cris的机翻风 我真的不知道我翻了什么。。。(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



评论
热度(23)

© Cris Always | Powered by LOFTER